因为专注,所以专业!您身边的舞蹈专家。

TEL:027-82210851

全站搜索

首页 / 舞蹈知识 / 街舞(HipHop) / 「舞蹈是很需要对自己坦白的一种表达方式」
返回

「舞蹈是很需要对自己坦白的一种表达方式」

浏览次数:5256 分类:街舞(HipHop)

kwon

施旷是企业家 也是艺术家 本名施旷军,外号施旷,一身简约造型,素色长T搭配深色的围巾,出现在教室,很难想像眼前带有浓厚艺术气息的人,曾造就台湾Popin(一种舞风)迈向不 一样的层次,并且引领后继有越来越多台湾渴望求知的舞者,到达创造Popin的原生舞团Electric Boogaloos学习,这样特别的人,现在则成为企业家,闲暇之余才教教课。 
         
          时 光回顾至2000年的暑假,当时除了教课,就是看着得来不易的录影带,好好研究Hip-hop的舞步,那时施旷最爱看的影片就是在美国知名跳舞节目 Soul Train,这个节目后来出现很有名的乐团、舞团例如Jackson 5(Michael Jackson小时候表演的乐团)、The Lockers、Electric Boogaloos,看到这些节目的影片非常惊讶,因为影片当中这些人跳舞的样子深深感动了他,令他不禁去思考,为什么看70年代跳舞的人,可以让在90 年代的人如此感动?

       他自己下的注解是:「因为那是Classic(经典),所谓的经典,是经得起时代的考验,不会被潮流冲刷过就消失;是真正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精神。」

 

       舞蹈创作

       当 时台湾街舞资讯相当缺乏,不像现在网路发达,随便在Youtube点两下,就可以看到很多优秀的舞者表演的影片,只有从日本托友人带回来的录影带,或是在 第四台转录出来的影像,而真正跳舞的片段,往往只有十几分钟。除了影像,施旷习舞的老师,就是当时赫赫有名远从日本来台的BOSS及其他日本的舞者,而日 本精益求精的民族性,也让施旷扎下了深厚的基础。 2000年出国学舞的契机是因为当时街舞资源缺乏,现有街舞资讯已不足以满足台湾的舞者了,而施旷决定一定要见到已深刻烙印在他心中的舞团 Electric Boogaloos,当面了解每天在电视机前一直不断的研究却始终不懂他们是如何跳舞的传奇舞团。

       回 首过去,施旷娓娓道出现今学舞的差异:台湾以前刚开始学跳舞的人,都是从排舞开始学起,逐步了解怎么编排舞蹈,怎么以团体的力量创作一个有特色的作品出 来,但是被问到:「你是个Dancer喔?那秀一段来看看!」,常不能表现出真正的实力。现在刚好相反,很多年轻一辈的舞者,很会solo,都可以表现得 很好,但是一谈到编舞,反而不知所措,「其实舞蹈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编排舞蹈的作品。」施旷露出少有严肃的表情说道;因为它所能表达的力量、层次都是更深刻 的,尤其组舞蹈团体的时候可以学会更多的东西,比方说,藉由排舞的过程当中逐步去了解怎么样去架构一个完整的排舞想法、需要什么素材来完成、还缺少什么元 素可以让排舞更丰富,甚至团体要怎么和谐运作,做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满意的作品?这些元素都是往后成为一名优秀舞者的重要的经验及养分。

       此外,施旷形容舞团的作品就像照片一样,代表那个时代的团员们想法是什么,并且将想法具体完整的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很难能可贵的经验;许多已踏入社会的舞团后来并不一定有机会继续跳舞,但是却还是会聚在一起,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彼此都曾真心为自己喜欢的事物一起奋斗过。

 

       发掘自己

       对于自我舞蹈的追求,施旷的想法又是什么呢?

     「我觉得舞蹈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要学会跟自己对话,必须要对自己坦白,不能妥协!」

       虽 是轻描淡写的说着,却可以很深刻感受到这句话的份量。感受到平常爱搞笑的施旷,私底下面对自己热爱的事物的那种坚持,和面对自我的坦然。 「我常会问自己,我这样做就够了吗?、我自己可以接受吗?好不好?」正因为面对自己坦白,不愿为了别人的期待,就跳出不是自己的样子;不愿为了外界的要 求,而做出自己无法满意的作品,所以他的舞蹈才会这么独特。

       那么14年的舞龄,什么舞风都跳过的施旷,现在最喜欢的舞蹈风格是施旷的回答直接率性:「我喜欢跳我的Style。」大笑后继续说道:「其实很难说特别喜欢哪个风格,就是听音乐,感受什么就跳吧,我想我喜欢的是跟着音乐跳舞的样子!」

 

       舞蹈是生活的一部分

       听过无数年轻又跳得很好的舞者都曾这么说:「再给我两年时间,如果我没成为一个职业舞者,我就不跳舞了。」「对我来说,这是一直让我不解的事情。」施旷这么说。

       听 起来,好像不是一个职业舞者,舞蹈就可有可无、不能成为很强的舞者就不想跳舞了,但是其实我们很容易遗忘,最初只是单纯为了跳舞很快乐,而舞蹈本来就是可 以融入生活,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你可以一辈子打球或是关心赛事,跳舞也一样可以。此外另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就是常常是许多跳了五、六年的舞者,出了社 会,就断了,很少有机会能够再关心街舞文化、支持这个他曾经热爱的文化;再问他:「还会跳舞吗?」往往,都是很少或是没再跳了。 「我都会很好奇,如果他再跳下去会怎么样?再过五年我们聊的话题是什么?只可惜这些声音渐渐都不见了。」施旷认为培养一个舞者起来,是很有趣的,从一开始 模仿、学动作、了解观念,到后来有自己的想法、将想法融入舞蹈,呈现出来的感觉都是非常可以代表这个人个性及想法,而这些曾经努力练习的舞者,在思考、看 事情的角度,都会比刚学跳舞的人更为深层,会更容易看到艺术的本质,从而传承这个文化,进而发扬,并刺激现有舞者在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出来。

        施旷身为许多年轻舞者的老师,即使因工作的关系,较少在街舞活动场合出现,但是在访谈的过程当中,仍可以感受到他对街舞文化的用心,有关于街舞文化的延续,也是他一再着墨的地方,也期待未来的街舞文化可以扎根本土,放眼国际。

点击取消回复